anita with eva ng ~ 02

Category: Anita with Fans Comments: No comments

半邊會籍

另一位同事的同學,她也是梅艷芳的忠實歌迷,同事將她介紹給我認識,而我倆真的是一見如故,她是我第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倆相約一起看她的第二次《百變梅艷芳再展光華演唱會》,最難忘是在演場會的台上Anita替我簽了一張大相片。那天朋友已沖晒好一張前幾天拍攝的演唱會相片,我們很想Anita在相片上簽名,其中一位男性朋友建議拿出來叫她簽名,演唱會唱到最後一首〈珍惜再會時〉的最後一句「Let’s just kiss and…」我朋友突然跳出欄杆拿著大相片和簽名筆給Anita簽名,現場觀眾也嚇呆了,保安也跑出來截回他,當他跑到Anita面前,音樂也停了,歌聲也停了,Anita真的停下來為他簽名,哈!咁都得,他成功的取得簽名。當Anita簽名完畢立即示意樂隊再響起音樂,她再唱出「Let’s just kiss andsay goodbye…!」真的看到她的冷靜,臨危不亂,只感覺她非常專業,因那個簽名也簽得很美呢!

 

演唱會後在場外等Anita出來,有歌迷認出我拿著的大相片,更誤會我是衝上台取簽名的歌迷,上前跟我交談。幸運的是在談論中知道歌迷會是可以優先訂購演唱會門票,我倆為了下一次看她演唱會而鋪路,一起夾錢做了一張會証,會証用了我名字,加入歌迷會後因我倆仍沒有膽量近距離接觸她,錯失了很多歌迷會聚會上的回憶,半邊會証維持到1991年,我倆才各自擁有一人一張完整的會員証。

 

當姐妹的一天

1990325日《百變梅艷芳夏日耀光華演唱》的記者會,在中環希爾頓酒店內舉行,同一天我正為我的朋友結婚之喜充當姊妹的角色,當接完新娘之後,我們各姊妹贊成先回家休息。剛踏入家門收到媽媽打回家的一個電話,媽媽告訴我她工作的酒店看見梅艷芳正在開記者會,叫我趕快去看看我的偶像。我在家中猶豫了幾秒後才致電給「半邊會籍」的朋友,可惜她說她非常害怕並決定不去了,我就硬著頭皮獨自在家中拿了一部傻瓜相機趕到酒店。當我到達酒店我看見記者會剛好結束,Anita正拿著一杯咖啡被記者圍著訪問,我第一次看見記者忙碌中抄寫她說的每一句話感到很新鮮,而我也靜悄悄的圍在記者中聽Anita說話,第一次在那裡近距離的望著她,聽她溫柔的說話,聲音很小,我要非常留心才聽到她說什麼,最奇怪記者朋友們仍可以不停的抄寫著,是我的聽覺不靈嗎?聽到一小句,Anita說:「我已兩天沒睡覺了,拿著杯子也可以睡著,現正為《川島芳子》趕戲中,剛從澳門回來。」我立即看看她的樣子,看不出她有兩天沒睡覺呢!

 

訪問完畢,到了拍照時間,她首先走到演唱會的宣傳海報旁給記者拍照,她趣怪的指著海報說:「百厭梅艷芳。」聽了她說這一句,感覺台下的她是那麼可愛,不像舞台上的冷艷。我就拿著歌迷會的一張會証戰戰兢兢的走在她前面,望著她我已不敢開聲,由我媽媽先開口跟她說:「我個女好鐘意妳,妳可以幫她簽個名嗎?」她拿著會証在簽名並問我:「原來妳是我歌迷會的會員?」當時的我只懂傻傻的望著她沒有給她回應,她見我沒有回答只有將簽好的會証交還給我。這時有記者提議到酒店外的泳池旁拍照,我也跟隨他們走到泳池旁,她拿著一張沙灘椅不經意的轉換不同的姿勢讓記者拍照,而我就拿著那部傻瓜相機充當記者不斷的拍照。拍照後她應該是接受一本雜誌記者的個別訪問,她倆一起走到泳池的另一邊。我這一個新進追星族不知任何守則,不知情趣的走到Anita的背面說:「Anita,妳可以和我合照嗎?」她就禮貌地跟在旁的記者朋友說:「對不起,我先跟這小姐合照再作訪問,等我一會兒吧!」她站在我旁一起拍照,一張我與她的第一張合照,真的非常高興,立即走到洗手間,開心的跳起來。

 

再從洗手間走出來,明白到不可以再打擾她了,自己走回記者會的房間內取一些餘下有關她的物品,突然感覺有人在房間門外窺探著,轉身一看,驚訝原來是Anita,我立即走出房間,她跟我說:「我走了,拜拜。」我就跟她揮手說再見,好開心她好像專程來跟我說再見。

 

這時已是快下午五時了,我應該要趕去喜宴現場當迎賓了,懷著興奮的心情走到上環的酒家,在途中的店舖看到一些專業相機,想起剛才拿的傻瓜相機拍得Anita不夠大及不夠美,決心買一部貴價的專業相機,作下次拍攝她的用途。這一天除了我朋友因結婚而畢生難忘,亦是我畢生難忘的一天,更巧合的是我那天穿的衣服顏色與Anita十分相配,大家也是黑色呢!

 

哭訴回來的門票

加入了歌迷會後,每一個演唱會的門票都不用再煩惱。1991年她要告別舞台,我當然不會錯過,跟歌迷會訂了不同場數的門票,怎知一天收到歌迷會的負責人來電,她告訴我:「因門票數量不足,歌迷會將給妳退回支票。」聽了這句話,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心內突然很傷心的哭了出來,並說:「我不要支票,我只要門票。」對方只安慰我說:「演唱會會再加場的,Anita更答應了在最後一場一定給歌迷門票,你放心吧!」大家在擾攘之下掛了線,我更立即致電找其他朋友幫忙撲門票。

 

結果,Anita當然守她的承諾,歌迷會會員在最後一場一人一張前排的門票。這次演唱會令我看到一幕幕感人的場面,不但歌迷對她不捨,還有她的好友也到來支持,大家都用最後一分力量挽留她,還記得成龍在台上說:「妳退出,我就來加入,妳的歌迷就過給我吧!」這句引來全場的噓聲,歌迷是告訴Anita我們一定不會變。唱到ENCORE的一PART,她的男朋友上台獻花,引來全場歌迷起哄,看到男朋友給她一吻,她甜絲絲接過花束,我們要尊重她的決定,我就只有默默祝福她有美好的將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擁抱的一刻

她離開了舞台,又遇上她人生的另一個難關,她離開了香港,令我又擔心又掛念,好不容易從朋友處知她在外地安全的消息才令我們安心下來,最後她當然是可以衝破難關,回到香港。

到了199310月在報紙上得知《娛樂北斗星》將會邀請Anita作節目內的嘉賓之一,朋友靈機一觸的去了記者會上找主持人要求幾張門票,可惜主持人表示門票早已派完,他明白我們很掛念Anita的心,終於感動了他給了我們四個座位,由他親自帶我們從電視城的後台進入看他錄影節目,真的感謝主持人給我們這次的機會。

在錄影節目期間,主持人用群眾的壓力逼使Anita現場高歌了一曲〈STAND BY ME〉,這曲我相信是她告別後第一首公開唱的歌曲。主持人為了營造氣氛叫了支持Anita的觀眾出來上前與她擁抱,而我們四人就是主持人第一批叫出來帶頭的一群,因他最清楚我們四人的來意,當我上前擁抱及輕吻她,感覺就像與舊友會面。而這畫面竟然在另一個電視節目《娛樂大搜查》中給我看到,是我與她擁抱的一刻。

64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