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 with eva ng ~ 06

Category: Anita with Fans Comments: One comment

上氣不接下氣 

1994年年初,她將會在農曆新年期間在拉斯維加斯某酒店的開幕表演。她每天也在九龍城獅子石道一所排舞室內排舞,我每天放工就像要再做另一份工作似的,由上環乘巴士趕往九龍城,每次一下車也在奔跑。那天依舊趕往現場,竟收到傳呼台留下她快要離開的消息,我只有比平時再跑快一些(因我一向不作運動,怎樣快都有一個限度),當接近終點,遠處看見Anita已乘上了車子,我跑到後,看見她在車廂內,車門仍未關上,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說:「妳趕得及來了嗎?」我上氣不接下氣的回答:「是……呀!」「等埋妳呢!」我在膠袋內取出一盒士多啤梨送給她,她開心的說:「好嘢,今晚有士多啤梨吃。」她再對我們說:「我真的要走了。」我們就跟她揮手拜拜。

 

預祝的新年快樂

出發前的一天是年三十晚,幸好公司放早,因她也是提早收工,我朋友問她說:「Anita,明天我們會來機場送妳,妳喜歡吃什麼我們帶來機場給妳吃。」

「不用了。」

「好啦!妳想想,我們想拿妳喜歡吃的東西,不想亂買食物來。」我們一起嚷著。

「不用啦!……好!我想食街邊的紅色雞腳。」她想了想對我們說。

這是她的要求,我們當然是全力以赴,朋友叫她媽媽親手煮了很多鹵水雞翼,我們買來一些膠盒盛著,「紅色雞腳」是那年代的街頭小食,一定要在街邊檔才可以買到,年初一是全城休息的日子,朋友只好在年三十晚預先買好存放。而我就八八卦卦的在廟內求了一個平安符及寫了一封信並寫上預祝她演唱會成功的字句。

 

她一早已到達機場在「富豪酒店」與工作人員一起吃晚餐,我們懵然不知地繼續站在機場大堂等候,有工作人員認出我們,可能我們10月才從美加回來的關係,他們跟我們說:「為什麼妳們仍站在這裡?Anita在酒店內吃飯,不過快要離開了。」我們就匆匆忙忙的跑往酒店,當我們走到往酒店的天橋時,看見Anita及一大班歌迷伴著她一起走,而我們三人迎面向她走著,就在這一剎那間我與Anita對望著,Anita大聲的對我們說:「新年快樂呀!預祝妳們新年快樂!」我們三人聽了這一句真的呆了,立即回應她說:「新年快樂!」其後跟隨著這一群人到閘口才送她食物。可能是我們遲了,才有迎面望她的機會,可以聽到她說的祝賀,這一年真的特別開心。現在每逢新年在我腦海總會浮現當年她的聲音,她說的一句:「新年快樂!」

 

失敗的安排

幾天後,她從拉斯維加斯回來,我們同樣在機場見面,她對我們說:「我將妳們給我的食物,在飛機上已吃光了,鹵水雞翼好好味,但是真的很多,我就將它分給其他工作人員在航班一起吃。不過……」說到此她停了一下,再說:「不過,『紅色雞腳』就有異味,不能吃了。」聽了感覺不好意思,是安排失敗,可能是預早一天存放,所以令此事美中不足。

 

珍貴的門票

1995年她重踏舞台的消息,當然震撼每一位歌迷的心,加拿大歌迷專程回港看這次演唱會,我就負責在歌迷會優先訂購門票,不幸的消息是尾場前排位置售罄,歌迷只可以買到中價門票。因朋友專程從加拿大回港,不想令她太失望,四處找尋前排門票,左問右問的竟被我買到四張第四行的門票,不過票價要貴一點,售價要HK$600.00,我想一定值得的。

 

最後一場那天,我們在閘口門前等她,加拿大朋友跟她說:「Anita,我們今天晚上可以坐前面看妳。」

「妳們去炒黃牛門票嗎?」

「是呀!」

「要多少錢?」

「要HK$600.00!」

「不要買呀!」

「不買,看不到妳了,妳又沒有門票。」

Anita無奈的說:「是,我真的沒有門票。」

因她明白我們的要求,亦不想我們為她太破費,只是她有心無力而已。

 

那天,另一件尷尬事發生在一個不是運動健將的我身上,當我將花束送上台的時候,在我前面的歌迷很容易用雙手撐起自己更給了Anita一吻,而我誤以為這是一個容易的動作,就學那歌迷雙手撐起跳,尷尬的是我跳上跳下都撐不起,經過幾次失敗後,嚇得Anita蹲下來跟我握手,並強烈用手勢示意「不要」。心想:Anita,真的不好意思,嚇怕了妳呢!

 

台灣真心愛生命演唱會

1995年台灣一個佛教團體舉辦一個《梅艷芳好友慈善演唱會》,這個演唱會她只佔30分鐘最尾的一部份,門票亦相當貴,又沒有Encore時間,但仍難忘在台灣每一個意料之外的收穫。

 

第一天本來安排與她同一航班到台灣,可惜她身體不適而改了航機,令我錯失與她同行的機會。在台灣酒店大堂等了一個晚上,到了晚上11:00才見她與一大班台灣歌迷一起回酒店,這時才知她從場館綵排回來。

 

她進入大堂的第一句竟然是跟我說:「咦!妳來了嗎?」我回答:「是呀!」其後一班記者朋友與她一起坐在大堂的沙發上接受訪問,她更介紹了我們幾位香港來的歌迷給記者認識。

 

而最難忘是在慶功宴上,我又是糊里糊塗混入了會場,可能我拿著這一部專業相機,所有人也誤會我是一位記者,幸運地拍了很多場內的照片及看到她每一個訪問。當慶功宴結束,她與佛教的師兄一起乘升降機下來,師兄見我們有那麼多人在樓下,便對Anita說:「有那麼多人,早知叫他們上來一起吃東西,因實在餘下太多食物,太浪費了。」有歌迷解圍說:「不用了,我們都很飽。」(其實是什麼也沒有吃過) 反應快的Anita對師兄笑說:「是呀!她們看見我就飽,飽到想嘔!」Anita,我們當然不是這樣,而是會緊張到嘔,不餓的原因不是身體上的飽而是心靈上之滿足。台灣歌迷一一上前拍照,香港來的一群就不敢上前打擾,當所有台灣歌迷拍照完畢,Anita向我們的方向說:「咦,妳們影不影相呀?」我們一致的反應:「影呀!」我們順利的拍了每人一張合照回來,物超所值的旅程。

 

愛看書的她 

一次她從台灣錄音兩星期回港,我們在機場接機,看見她的行李車上放有兩大箱紙箱,原來箱內都是在台灣買回來的佛教書籍及小說,她說有些是送人,有些是自己看。

 

自從那一天我也會送一些佛教的書籍給她看,一次送了一本名為《如何無憂無慮過生活》的書。在一次電台訪問中她跟DJ說:「有歌迷也會送書給我,我記得有一本叫《…如何…無憂…生活》,大概是這樣。」在收音機旁邊的我,聽到她說這一句,估計是我送給她的一本書,非常開心,她真的有看呢!

 

2,14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may

    哇! 台灣歌迷 ! 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