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 with eva ng ~ 08

Category: Anita with Fans Comments: One comment

「驚喜」的泰國旅程

19965月一次朋友邀請的泰國旅程,我兩位好友為專程看一位香港歌手(他是Anita很好的朋友)在泰國開的演唱會,而順道旅遊及預祝我的生日,竟然得了意外的驚喜和擔心。一次不是為她而出發之旅程上,竟可巧遇上她。

 

我與朋友提前出發先遊布吉島,芭堤雅最後回曼谷,在芭堤雅更因去了常常聽明星說的「白龍王廟」而損失了千多元泰幣,令身上的金錢也用光。幸運的是最後一站是回程往曼谷會合專程來看演唱會的另一位朋友,我們三人在機場更遇上一位男士,他要求我們一起乘的士回酒店(他可以省一點錢吧),而他是與我們住同一間酒店,在車廂內他聽到我們談起Anita,他更對我們,說:「妳走運了,Anita也會專程來看演唱會。」他原來是專門主辦中國演唱會的公司負責人。

 

51來到曼谷的第一天與朋友在酒店大堂等朋友的偶像,而我就希望在我的視線上出現的是Anita的身影,我們一起站在酒店大堂等候。終於主角出現,大家一湧而上,當主角走在我身旁對我說:「妳阿姐會來,不過她病了,妳記得到時問候她。」沒有見到Anita,但聽到她將會來的消息非常興奮,但聽到她病的消息又有一點擔心。

 

52,這朋友的偶像在酒店內舉行記者會,我聽到一位泰國記者發問的問題中說出了一個泰國名字,他轉述是「梅艷芳」泰文的稱呼。原來泰國記者也收到Anita會來看演唱會的消息,第一次聽到Anita的泰國名字很特別但真的忘記了。當他離開酒店到場館去綵排,幸運地他問起我們有沒有門票,我隨便跟他說:「沒有,但我想坐在阿姐的附近。」(雖然當時只是隨便說說,亦是我的願望,而我又是真的沒有購買門票呢!)

 

53,是演唱會的尾場,應該是Anita到達的一天,在泰國書局買了一張生日卡及一枝巨型假花,希望我在泰國可以收到她寫給我的生日卡!花當然是我送給她的見面禮。早上一個人呆站在酒店的大堂內等她的來臨,竟然給我遇上Anita的經理人,我上前跟他談話,他告訴我他來泰國目的是看表演場地及替Anita接洽演唱會的事宜,我聽到消息當然非常興奮,他反問我在大堂幹什麼,我回答是等Anita,他笑說Anita不是住在這裡。經哀求下他說了她入住的酒店及Anita會與六人同行,我們就趕快乘的士到達Anita將會入住的酒店,我在酒店大堂查問下發現Anita仍未來到泰國。

 

在我朋友催促下,返回酒店等朋友的偶像,他的助手真的拿了三張門票送給我們,我們不好意思的收下了。朋友偶像跟我說:「可能妳阿姐趕不及來泰國了,剛才我和她通電話,她說仍在香港。」非常失望的心情去看泰國的演唱會。

 

泰國看演唱會的儀式,是演唱會開始前全場觀眾一齊起立奏國歌,我看見前排最左剛好有七個空位,切合今早經理人告訴我的七個人,朋友說:「會不會是預留給Anita的位置。」心想不是那麼幸運,國歌奏完,全場漆黑,我看見空的座位一個一個有人坐下,熟口熟面的人,最後是Anita,真的是Anita,她真的是坐在我的附近,只是前我一行,真的很近。

 

她的出現令我全晚的視線也轉移到她身上,做夢的感覺,當朋友一起叫喚她們偶像名字的時候,可能是說廣東話的聲音,令Anita及她的朋友一起將目光轉向我們,她看到了我,不知是驚或是喜?

 

演唱會內發生一段小插曲,是我兩個朋友送花回來迷路的經過,每一次也是Anita留心著我兩朋友,她總緊張的叫她們返回原位,嘩!Anita真的太好了。朋友也感覺Anita的細心,我更笑說她們是不是假裝,因兩個也同樣走錯路,要驚動Anita為她們指路。

 

朋友放棄看演唱會最尾的一節,為趕及回酒店等他們回來,而我就依依不捨的輕拍Anita的肩,問:「Anita,妳會不會上台表演?」她說:「不會。」我立即將準備的一枝巨型大花拿出來送給她,說:「我先走了,這枝花是送給妳的。」她接過了花,驚訝的望了我一眼。

 

在酒店房間的門外,朋友的偶像先回來,其後是Anita與一班朋友,當Anita走出升降機的第一步,竟向我們三人方向走近,當時我們三人是平排而站,她就只站在我的前面,說:「妳來這裡等他嗎?(是指我朋友的偶像)」聽了這一句我立即驚慌的回答:「不是,是來……等妳。」朋友見狀立即替我解說,並拿出預備好的生日卡,說:「她陪我們來泰國遊玩,為她慶祝生日,妳可以給她簽張生日卡嗎?」這時的我已無心機說話了,心內忐忑不安,腦海重覆Anita問我的一句,被Anita誤會我,平時一直不感覺到她認識我,今次真的令我感覺到了。

 

朋友幫我提出合照的要求,我就這樣站在她的身旁輕撫她的背,感覺她背部很熱,我記起她朋友第一天跟我說阿姐病的消息,我問:「Anita,妳不舒服嗎?」

「是呀!有少少發燒。因扁桃腺關係,經常也會發燒。」

「小心身體。」

「沒什麼的。」

其實一早從報章也得知這事情,真的很擔心,為什麼一個人可以經常發燒?而亦好像沒什麼似的。拍照後她給我們說再見,便將生日卡一起拿進了她朋友的房間。不久,她的男助手將Anita寫好給我的生日卡拿出來交回給我。

 

我與朋友一起開心回到酒店房間,因我知Anita不是住在同一間酒店,估計她一定會有離開的時候。故一個人在大堂繼續等她,等到淩晨一時多,看見Anita和她的朋友從升降機出來,第一個朋友說:「嘩!你仍在這裡!」我先回答:「是的,我是住同一間酒店的。」我再走向Anita前面說:「我明天回香港了,跟妳說再見。」Anita點點頭,他們一起走到大堂的候車處,而走出大堂先要走下幾級樓梯,我跟隨著不敢走下樓梯,只站在梯級上遠望他們在跟的士司機爭議車費問題,我聽到司機要收他們泰幣200元多,因今天中午我曾由這酒店乘的士到Anita入住的酒店。我突然大膽的上前說:「由這處到你們住的酒店只是十多元左右!」Anita聽到我說,她向我方向走上了幾級樓梯走到我面前,說:「是呀!」

「今天我曾由這處到妳住的酒店。起錶是$?每程跳$($是我已忘了幾多錢)Anita聽著,她不斷的點頭,而當時她的朋友改變主意,他們打電話到酒店,電召酒店的專車來接他們。

 

我就趁等候的小小時間說起我在芭堤雅乘摩托車被騙的經過,我說:「司機收了我泰幣1,000元之多!」

「嘩!妳應該立即叫司機駛妳去警局。」Anita的第一個反應。

「我就是怕再乘他的車,他們不知載我去了哪裡呢?」

「是的,她們全是女孩,真的很危險。」Anita朋友插咀向Anita說。

「其實有什麼事,就要報警。」Anita給我的意見。

「因我們知道芭堤雅的地方很細,估計司機是互相認識,我怕明天離不開芭堤雅呢!」

大家聊了一會兒,酒店電召的專車來了,朋友先讓Anita上車,我就跟她說再見。

 

翌日,與朋友一起離開泰國,在機場內再遇到朋友的偶像,他跟我說:「開心嗎?」我立即將昨晚被Anita誤會的事告訴他:「不開心,我被Anita誤會我是來等你。」他連忙笑笑口說:「不會的,妳阿姐在玩妳吧!」哈!真的只是在戲弄我而已,那我才安心回香港。

 

「驚喜」的泰國旅程,「驚」嚇是差點被Anita誤會我,「喜」當然是意外收到她寫給我的生日卡及願望成真的與Anita一起看別人的演唱會,雖然不是同坐在一起,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63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飛天爺爺

    你真的很幸運,這樣也可以碰到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