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 with 貓骨 ~ 8

Category: Anita with Fans Comments: No comments

無辜受責備

有一次聽到她最兇的責備,真的令我不知所措。她與張學友拍攝《勁歌劇場》之《夜了…又破曉》,地點是九肚山比較僻靜而高尚的住宿區。那天,我和平常一樣晚上8:00收工,之前朋友已告訴我Anita正在九肚山,放工後就立即與朋友會合。當我到達現場已是10時左右,Anita一直也在屋內拍攝,我沒有機會見她的身影。

 

到了凌晨一時左右,朋友剛巧看見一輛的士落客,她乘勢決定離開,而我與兩位梅迷不甘心繼續守候著,亦令我羨慕她們已在中午時分有機會與Anita交談,不過她們好像也錯過了與Anita合影的時間,這也成了我們繼續守候她的一個籍口。凌晨二時半左右,她一切拍攝工作完成,她驚訝,為什麼還有歌迷在門口守候她,因她記得在黃昏時已與歌迷合影及送她們上車,她急忙的說:「那麼夜,為什麼妳們還在此守候?」

朋友說:「剛才仍未跟妳影合照,所以繼續守候妳出來。」她想了想,可能她記起剛才送走的是另一班歌迷。

她突然很兇的說:「不是吧?妳們就是為了影合照,這麼夜還不離開,妳們知這裡好危險嗎?」我們都估不到她會有如此兇的反應,我決定不作聲,因我中午沒有見過她,一切也不知道。她繼續很兇的說:「妳們要合影,那就快些來,影完立即離開。」我們嚇呆了。她再說:「快來。」我們就戰戰兢兢一個一個走在身旁合影,一張心慌慌的合照。當合影完畢後,她先跟男助手細細聲說話後再跟我們說:「妳們可以離開了,快回家!」我們目送她上車後離開,留下了男助手,他拿起車匙準備乘上另一輛私家車離開。那時,我們才擔心如何離開,就想起電召的士,我們又沒有手提電話,只好大膽的跟男助手說:「可以借手提電話給我們電召的士嗎?」

男助手立即說:「現在才電召的士,快上車,Anita叫我載妳們出去。」並很快示意我們上他的私家車。我們只有再望望他,他催趕我們再說:「快!」

 

我們三人就坐上男助手的汽車回市區轉車,路途中他先開口說:「妳們知嗎?妳們的阿姐,真的好擔心妳們,妳們那麼晚仍在外面,她感到自己是有責任照顧妳們的安全,妳們乖些,不要令她太擔心。」我對這話雖然明白,但是還不會放棄,因我知道晚上才有比較多的機會看見她,朋友還問:「Anita明天去哪處拍攝?」男助手沒好氣的回答:「我不會透露她的行蹤,妳們自己知道就來,妳們來到我亦不阻止妳們。」我在想,這助手也很好,至少他很專業,Anita有他照顧一定安全極了。不久,車已到達市區,轉乘公車回家。那天我覺得我是無辜的一個,但也明白她自從發生了不快事件回來後,她就經常跟我們說,晚上的時間是最危險,這是她改變了的地方。自此事後,她為她歌迷訂立了時間守則,市區可以守候到凌晨兩時,郊區是凌晨十二時。

 

42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